电视智能化潮流赢得了更多年轻人的青睐,伴随着智能家居的加速普及,近年来电视“重回家庭娱乐中心”的趋势也愈加明显。

投中网   |   刘旷

电视智能化潮流赢得了更多年轻人的青睐,伴随着智能家居的加速普及,近年来电视“重回家庭娱乐中心”的趋势也愈加明显。

电视智能化潮流赢得了更多年轻人的青睐,伴随着智能家居的加速普及,近年来电视“重回家庭娱乐中心”的趋势也愈加明显。

这些为当前电视行业发掘新增量提供了支撑,让整个行业生机勃发。因而电视行业虽然历史悠久并且总体规模持续萎缩,却绝不能被视为夕阳行业。

但电视智能化并不是一种惠及全行业的普通变量,而是一场由互联网电视厂商向传统电视厂商发动的,并且是一场符合技术发展趋势和用户需求的成功

作为被的对象,传统电视厂商不到太多新增量的红利,同时又饱尝市场萎缩的苦果。迫不得已之下,为了寻求出路,传统电视厂商们纷纷开始了各具特色的转型探索。

转型一步步走向激进

传统电视厂商的智能化转型其实是分阶段的,大致可以将其划分为三个阶段,即电视盒子阶段(2010-2013年)、互联网电视阶段(2014-2017年)、智能家居阶段(2018年至今),分别对应传统厂商转型的萌芽期、过渡期、激进期。

在萌芽期,传统电视厂商们已经意识到电视行业或许将会出现变革,但却没有做出有效的应对措施。

2010年,引领时代潮流的iPhone4发布,与此同时苹果还发布了Apple TV2这款搭载A4处理器的电视机顶盒,这款经过全新设计的智能电视盒子,也把电视行业带入了智能时代。无论国外还是国内,就像手机行业传统巨头并非对智能手机的崛起毫无察觉,传统电视厂商对对智能化潮流的认识同样深刻,只是积重难返之下,他们适应新变化的动作总是会比较迟钝。

在过渡期,互联网电视厂商的崛起刺激传统电视厂商纷纷开始着手互联网转型,只是习惯靠卖电视硬件赚钱的传统电视厂商,依然没能彻底适应“互联网”玩法。

2013年,乐视和小米相继推出了自己的互联网电视产品,这些“新物种”很快就在市场上掀起了轩然。为了应对挑战,传统电视厂商纷纷作出应变,比如TCL在2014年发布了“双+”互联网战略布局(“智能+互联网”和“产品+服务”),欲借此在5年内创造一个“新的TCL”;而创维则在2014年宣布将其互联网子品牌“酷开”独立运营。

但传统电视厂商做互联网电视面临“左右为难”的。一方面,营收结构要想猝然摆脱对硬件收入的依赖并不现实;另一方面,传统厂商如果执着于互联网赛道的比拼,难免又会陷入以己之短,比人之长的窘境。所以在向互联网转型的过渡期,一些传统电视厂商不仅转型成果寥寥,而且固有优势被抵消,最终在市场竞争中被逐个击败,彻底沦为边缘角色。

在激进期,传统电视厂商在日益加剧的竞争压力下,各据优势走上了差异化的转型道路,而且因为竞争压力的不断增大和试错机会的不断,传统厂商们也越来越显得孤注一掷。

2018年至今,人工智能技术的快速发展落地,在智能家居市场得到了充分展现,AIOT大潮之下,传统电视厂商纷纷或被动挣脱单一电视行业的桎梏,把关注力投放到更多其他领域。

其中,创维和TCL这两大巨头,在差异化转型道路上的表现尤其激进。

创维智能生态尚未打开局面

在乐视和小米推出互联网电视的2013年,创维和阿里巴巴联合发布了互联网电视品牌酷开,2014年酷开开始独立运作。

独立运作的酷开,除了阿里之外,同时还和腾讯和百度,乃至爱奇艺这些互联网大小巨头都建立起了牢固的合作关系,先后接受来自爱奇艺(1.5亿元)、腾讯(3亿元)、百度(10.55亿元)的投资。

在资本上,酷开同时受到来自BAT等互联网巨头的资金扶持,在内容、用户、技术、渠道上更是将BAT的优势融为一炉。酷开本身从互联网电视终端厂商向运营技术服务平台的转型,从一开始就被互联网巨头集体看好。

这就导致创维从硬件厂商到内容、技术服务商的转型相对激进,几乎每年都有发布一个相关的新战略。

但这些动作缺乏实质性作用,没能扭转创维的尴尬处境。自2017财年以来,创维集团营收显著下滑,尤其最主要的电视终端产品在中国市场的销量连年下滑。酷开系统深度绑定百度DuerOS之后,其在智能家居市场的前景被很多人看好,可惜华为2019年切入智能电视市场带起的智慧电视(去广告化)潮流,却对酷开高度依赖的广告模式造成了巨大冲击。

现在创维的处境已经变得更加窘迫,电视在国内卖不动,寄予厚望的酷开智能生态系统也并没能打开局面。当前创维依然在不断推出新战略、新产品,但是它的转型之路好像已经越走越窄。

TCL押宝半导体已现隐忧

虽然TCL和创维的转型同样都很激进,但他们转型的方向却截然不同,如果说创维的转型偏“软”,那么TCL的转型就是偏“硬”,偏硬件,也很硬核。

2019年小米电视的出货量和销量稳居年度中国第一,国内出货量总计1046万台。但2019年小米电视在全球市场的出货量为1330万台,只能排到第六名。国产电视厂商全球排名最高的不是小米而是TCL,仅次于三星排名第二,全球出货量达到3120万台,是小米的两倍还多。

为什么TCL在国内不是小米的对手,在全球市场却比小米强那么多?因为小米在国内打价格战的同时拥有生态链优势,而TCL却敢在全球打价格战。TCL的底气,来自它的成本优势,更确切地说,是因为TCL旗下有TCL华星这个全球顶级显示面板生产公司。

华星光电(TCL华星前身)成立于2009年,成立之后显示面板产能持续爬坡,很快就成长为中国最大的显示面板厂商之一。在小米这些互联网电视厂商崛起之后,显示面板厂商的TCL成为最不怕价格战的传统电视巨头。

但价格战毕竟不是长久之计,尤其是伴随着一众国产显示面板厂商的崛起,显示面板行业同样也打起了惨烈的价格战。随着TCL主营业务向着显示面板偏转,营收在多重价格战泥潭中同样免不了持续下滑。

显然,单就电视业务的发展而言,TCL这种在底层硬件上一条路走到黑的思路,同样也是不可取的。

传统电视厂商转型变成淘汰赛?

国产六大传统电视厂商海信、创维、TCL、海尔、康佳、长虹,其中海尔、康佳、长虹三家本来就比较偏重白家电,如今在电视市场中的存在感持续。而海信、创维、TCL对电视业务的依赖性相对较高,直接放弃电视业务是不现实的,只能加速转型以适应市场变化。

其中创维、TCL的转型更激进,也更具特色,但在变化的国内电视行业中,他们的努力似乎显得有些徒劳。互联网电视厂商前赴后继地杀入这个存量市场,乐视倒下,小米依然在冲锋,直到2019年夺取国内销冠。同时华为已经正式入场,搭载鸿蒙OS的智慧屏看起来势头更猛。

日新月异的电视行业内,让人时常察觉到一丝错乱感,先发变成落后,后发代表先进,新入场的互联网电视厂商们引领潮流,入行几十年的传统电视厂商们追赶潮流。

而传统厂商们对新潮流的追赶,总是存在一些滞后性,总是让人心忧他们何时会放弃,或是惨遭淘汰。毕竟存量竞争下,电视行业的集中度也在不断提高,联想到手机市场赢家通吃的局面,长期看电视行业未来很难说还会不会有海信、创维、TCL这些传统厂商的立足之地。

不过,乐观地想,像创维和TCL这样积极求变的企业,哪怕不再做电视,也很容易在科技产业链的其他环节找到自己的位置。

最新文章
浅谈只要css就能实现的骨架屏方案

浅谈只要css就能实现

这篇文章主要介绍了浅谈只要css就能实现的骨架屏方案,
Dreamweaver代码怎么自动排版? dw代码格式化的技巧

Dreamweaver代码怎么

Dreamweaver代码怎么自动排?Dreamweaver中的代码看上去
网页简单布局之结构与表现原则分享

网页简单布局之结构与

一般来说html结构 css表现 javascrip行为,网页布局要考
隐藏 Web 中的元素方法及优缺点教程详解

隐藏 Web 中的元素方

这篇文章主要介绍了隐藏 Web 中的元素方法及优缺点教
ps怎么给图片添加放射性效果?

ps怎么给图片添加放射

ps怎么给图片添加放射性效果?ps中想要给图片添加放射效
PS怎么设计球形花朵状线条图案?

PS怎么设计球形花朵状

PS怎么设计球形花朵状线条图案?ps中想要设计一款立体的
最新资讯
多家车企“消失”,参展的造车新势力不足10家

多家车企“消失”,参展

经历延期之后,北京车展于9月26日正式拉开帷幕。据第一
堪比“双11”?蚂蚁战配基金仅1只一日售罄 有投资者只买100元

堪比“双11”?蚂蚁战配

9月25日下午2点多,易方达创新未来率先达到120亿销售限
期盼N年!微信绑定银行卡可免输16位卡号 网友神评论

期盼N年!微信绑定银行

微信官方宣布,现在可以不输卡号绑定银行卡了。 消息公
华为东莞基地着火现场:建筑位于团泊洼实验室 园区仍被封锁

华为东莞基地着火现场

此次失火的建筑系华为团泊洼实验室园区内的G2栋建筑,据
高瓴资本黄立明:平台企业无长久垄断,腾讯、阿里之外仍有大空间

高瓴资本黄立明:平台企

平台必须有原生的价值,这样的平台才会有自己“滚雪球”
纽约市长宣布该市将全年实行户外用餐计划

纽约市长宣布该市将全

纽约市市长比尔·德布拉西奥于当地时间9月25日宣布,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