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有时候不禁好奇,假如人类完全丧失了,这样的世界将变成什么样?它将怎么影响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与互动?这对于环境意味着什么?而一旦到了关系到人类作为一个物种的生存繁衍受到威胁时,又是否应该介入?

现代社会发展的脚步愈来愈快,人们对于婚恋的态度也变得越来越浮躁而缺乏耐心。但即便如此忙碌,人们对于性的兴趣却似乎并没有表现出明显的下降:在线约会APP,色(bu)情(ke)网站和录像带,婚恋网站与征婚广告到处都是,甚至人类作为一个物种能够延续至今——这些都是人类对持续保持兴趣的证据。除非药物滥用和辐射环境危害彻底摧毁人类对性的,否则在那之前,性的话题仍然将持续存在,并从各方面持续塑造我们的社会与生活。

但我们有时候不禁好奇,假如人类完全丧失了,这样的世界将变成什么样?它将怎么影响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与互动?这对于环境意味着什么?而一旦到了关系到人类作为一个物种的生存繁衍受到威胁时,又是否应该介入?又该如何介入?

为了尝试回答这些问题,媒体联络到美国一些社会学家,人口学家和生物技术领域的专家来给出他们对于这些问题的看法。以下就是专访内容:

一、格里高利·米歇尔(Gregory Mitchell)

美国威廉姆斯学院妇女性别与性研究助理教授,《旅游景点:巴西性生态中种族性与男性气概》一书的作者

那时候人们仍然会有的。这一点是基本可以肯定的,但或许并非出自于的驱使,而仅仅是为了繁殖后代。那样的恐怕也不会有什么可言,所以或许在进行这样的时你会需要用到剂之类的辅助用品。但这一点说实话也并非新鲜事,现在的社会中,不分年龄,从很多家庭主妇到性工作者,很多人都经历过,或者长期经历着没有的,例行公事一般的

而到那时,社会上那些有经济能力,能够负担去生殖诊所的人士则可能更倾向于通过生殖诊所的方式繁衍后代,而不是承受进行“古老而过时的人类繁衍行为”带来的“耻辱感”。因此到那时,可能将成为社会最底层人群的专利。一夜之间,全球的人口出生率将出现大幅度下跌。而代孕以及领养等行为将造成全球人口分布的重塑。尽管在一开始,至少对于发展中国家而言这样的趋势总体是有益的,因为他们原本就面临人口过多以及食物等资源匮乏的。但人口的长期下降从长远来看却将为当地乃至全球经济带来重大的打击。

而如果谈到教育,在校学生们的成绩应该会出现比较明显的提升,因为男生女生们的心思不再会被诸如约会,聚会,恋爱甚至观看色(bu)情(ke)录像等其他活动而造成分心。可以设想,出生在完全没有体验时代的一代人,他们与丧失的第一代人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因为第一代人的脑海里仍然留有性(ai)爱(ai)体验的记忆,而在全面消失后出生的新世代则完全不会有这样的记忆。

而从人类学角度看,所起到的是一种繁殖下一代的作用。另外它还会产生一种被社会学家们称之为“对偶结合”的联系,或者简单说来就是一种亲密感。这一点很容易理解,即便是一对夫妻在非常长久的一段时间内都没有,但是他们之间仍然能够体验到一种相互依恋和亲密感。在过去的12年间,作为一名性经济的研究者,我曾经采访过数以百计的性工作者,如果不说全部的话,那至少其中的大部分人都表示她们曾经遇到过一些客人,他们花钱只是为了和她们说说话或者和她们。因此,即便没有,人类也仍然需要亲密关系。所以或许那时候将会出现大量的“亲密关系工作者”(区别于当前的性工作者),她们的工作将是为异性提供亲密的身体接触和精神慰藉,而非行为。

最近,关于男女之间的性别关系可能也将经历完全的重塑。在丧失的年代,类似现在的男或者女将具有与现在完全不同的意义,而世界各地现存的很多LGBT(注:指女(Lesbians)、男(Gays)、双性恋(Bisexuals)以及跨性别者(Transgender))社团也将逐渐因为失去意义而消亡。但在另一方面,家庭的概念可能将经历一次“扩张性重塑”:失去了性别约束之后的社会中,几个同样性别的好朋友们可能会相约一起抚养孩子,共同承担责任并彼此之间的亲密关系。在一个摆脱了生物学以及繁衍限制与预期的社会中,经历数代人的时间后,我们当前对于男性或者女性的观点可能也会逐渐趋于消失,并被某种更为性别中性的社会概念所替代。

二、佳里·加布里埃尔-(Cary Gabriel Costello)

美国威斯康星大学密尔沃基分校社会学助理教授及LGBT研究部门主管

对于性的理解在不同的时代,在不同的社会中都会有所不同。这一点对于现代社会中生活的人们来说可能会显得有些难以理解,因为我们往往倾向于将性作为是一种普世性的,不可避免且必须的基础性活动。只有基于这一基础才可以发展某种亲密关系,进而讨论婚姻或者繁衍后代的话题。但事实上,只要将时间往前回拨100多年,我们就会发现当时对于性的观念是完全不一样的。

在维多利亚时代的,人们观念中认为的“好女人”应该是没有“下流”的,换句话说,应该是性冷淡的。当时人们对于男人和女人的看法是与现在完全不同的:人们认为男人天生就是好色的,但这对于男人并不是好事,因为人们认为是一件危险的事,会耗尽人的精气神。因此当时的医生和科学家们告诫男人们应该节制自己的,只进行为了繁衍为目的的最低限度的性活动。

在维多利亚时代的另外一项不同寻常之处还在于当时的人们倾向于将男人与女人视作是两种不同类型的生物。但如果我们仅仅考察将从上流社会中移除将可能产生的影响,那么很多事情将变得更加清楚。首先,人们将继续从事,即便女性将会是“毫无的”。女性繁衍后代,即便实现繁衍的过程对于她们来说是非常痛苦的。其次,届时的婚姻关系相比现代社会将要稳定得多,因为那时的婚姻不再是基于虚幻的浪漫,而是更加务实的关系。

今天,很多人在讨论为何现代社会中有将近一半的婚姻以离婚告终,而在150年前的英国维多利亚时代,离婚则是极为罕见的事件时,往往倾向于认为其背后的原因是过去人们对于“在婚姻中维系性(ai)爱(ai)”抱有更强的道德承诺。但事实上,维多利亚时代的婚姻从最一开始就并非基于。一对无性婚姻的夫妇被认为是的,而非导致婚姻终结的原因。

还有,尽管在维多利亚时代人们将认为是危险的思想,但那时的人们也需要感情的寄托。不过,由于那时候普遍认为男人与女人之间存在极大的差异,因此异性之间是难以相互理解的。于是,人们往往将这种对于感情交流的需求寄托于他们的同性好友,从深厚的友谊中,而非婚姻关系里获得这种感。用今天的心理学术语,这种关系可能会被归入“同性浪漫无性恋关系”:他们深爱他们的知心好友。这也让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社会中,同性成年人之间的社交圈子要比今天的美国乃至社会要牢固得多。这一点向我们证明了,的缺失是可以与强烈的情感需求以及牢固的社会纽带,乃至稳定的婚姻关系和延续的后代繁衍行为共存的。

三、罗宾-李维斯·(Robyn Lewis Brown)

美国肯塔基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该校“健康,社会与人口项目”副主管

如果在维多利亚时代,所有人都突然丧失了,这是非常有可能的。一个人的生理属性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到他或她的社会属性。如果真是那样,那么当时的男人与女人们或许将会过的轻松一些,可以比较容易地达到与他(她)们的性别相匹配的社会期望。

今天,我们对于乃至性感的认识都已经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想一想社会主流观念对于不同性别的“期望”也会很有意思,也就是说,社会往往期待男生们成为“真正的”男人,女生们则应该像个“真正的”女人。男子气概应该是具有阳刚之气的,旺盛的;而女人味则应该是阴柔的,性感的。这其中有多少是基于生物学基础的?我认为或许并不太多。期望人们具备“男人的样子”或者“女人的样子”更多可能来自社会期待,而非生物学本能。因此,假如生物学意义上的一夜之间突然消失,我想社会上并不太可能如很多人设想的那样出现迅速而的改变。

四、劳伦-M·卡朋特(Laura M。 Carpenter)

范德堡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性与生活:从童贞到,我们一生中的变化》一书的作者

如果地球上的每个人都突然丧失了,那么人们仍将从事。人们会出于各种其他原因发生,这其中并不包括——即便是在今天,这样的情况都是司空见惯的。当然,今天大部分人发生是因为他们有,并且让他(她)们不管在生理上还是心理上都感觉很好。但人们也会出于繁衍后代的目的而发生,为了表达与其他人之间的亲密关系而从事,为了显示自己的与众不同而发生,为了显示自己的创造性,为了舒缓压力,为了在同龄人中凸显自己,为了帮助睡眠,为了取悦伴侣,为了报复前男友(前女友),为了向别人炫耀,为了挣钱,或者为了显示自己的主导地位,凡此种种,人们会为无数的不同原因而选择发生

社会学家们一般倾向于认为并非生物学上的,至少并非简单字面意义上的生物学属性,而是受到了显著的社会与文化影响。这也是为何在不同社会中人们对于“出于何种理由或动机而发生性关系是可以接受的”这一问题会产生出不同的看法和意见。并且我们会发现,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社会的发展,人们对于性的态度和看法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在这背后,性的生物学本能驱动只起到了次要的作用,因此,除非发生更为巨大的改变,否则如果完全消失是不可能阻止人类继续发生的。

五、瑞尼·阿尔莫林(Rene Almeling)

美国耶鲁大学社会学与公共健康学院副教授,《的医学市场》一书的作者

先说个不太正经的答案吧,那就是如果没有了,这个世界或许会少了很多。但即便每个人都不再进行,人类的繁衍应该也不至于会受到严重影响。科学家和临床医生们有很多方法能够帮助实现人类的繁殖,人工授精技术并不需要男女之间直接发生。事实上,很久之前人类便有了这样的技术:人们将存储起来,并使用注射器将注入女性的或子宫内而实现受孕。

而更加复杂一些的技术被称作“体外”(IVF)。在这种技术中,女性连续数周给自己注射专门的药物,以产生多个成熟。随后通过门诊手术将取出并在培养皿中与结合。经过数天培育之后,如果胚胎开始发育,则将初生的胚胎体植入一名女性的子宫内。同样的方式也适用于冷冻保存的或者代孕行为。所谓代孕行为就是女性在自己子宫内植入胚胎并孕育产下婴儿,但这个胚胎是他人的,与她本人并无关系,她只是代人怀孕。

生殖技术的发展将完全能够让人类不必进行而不至于影响后代的繁衍,但这并非完全没有风险。接受药物排卵和手术的女性将面临短期风险,如过度刺激,感染以及麻醉导致的并发症等等。而长期影响在目前则难以判断,因为目前缺少针对接受了体外取卵手术以及那些捐赠的女性长期影响方面的专门研究。女性健康倡导者们对于这一块医学知识的缺失长期以来一直表达着她们的不满,但假如真的有一天人类的繁衍在很大程度上需要依赖于这项技术,那时候这个问题就会引起广泛关注了。

六、蕾切尔·(Rachel Franklin)

美国大学人口学研究副教授

如果地球上的每个人都失去了,三件事情可能会发生:首先,人口出生率将会出现下降,或许我们还可以断定那时候的世界总人口也将开始萎缩,因为人口还在正常生老病死,但是用来抵消死亡人口的新生儿数量却在下降。

但是失去并不等于失去繁殖能力,因此,或许在数年之后,社会上会掀起一场“鼓励生育”的运动。我想这样的运动肯定会对妇女,以及其他边缘人群的生活和境遇造成影响。设想一下,当人口开始萎缩,需要更多的出生人口在维持社会劳动力规模和军队员额,那时候的政策将会是怎样的?

第三点,也是最可能发生的是,那时候将会将大量资源投入与性有关的研究中,试图找出人类失去的本源是什么,并尝试解决这个问题。

七、罗纳德·格林(Ronald M。 Green)

达特茅斯学院医学院生物学荣休教授,世界宗教传统学专家

请想一想这个问题。在你认为生命中最重要,最有价值的一些事情中,有哪些其实是有赖于人类文明继续存在下去才有它的意义的?比如说你喜欢伟大的文学或者某项体育运动。但如果世界上不再有人知道莎士比亚是谁,不再有人知道默罕穆德是谁,那将是什么样的情景?如果人类的一切成就都消失在尘土之中,无人记得,也无人在意,那将是怎样的情景?

人类作为一个物种的灭绝是我们最为绝望的想法。不管我们自身是否想要孩子,在内心深处坚信我们这个物种将会持续存在下去实际上是我们很多人生活下去,并让生活充满活力的动力源泉之一。一旦知道不会再有将来,我们又何必活在现在?知道不会有任何读者,我为什么还要殚精竭虑创作伟大的文学作品?为什么还要努力工作,设计辉煌经典的建筑?我们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我们坚信这样做了之后,我们的后人一定会赞赏,肯定我们的成就和我们所付出的努力。

现在,让我们设想这样一种情景:不管出于何种原因,假设人类突然之间全部失去了或者繁殖后代的,并且其严重程度已经开始威胁到全人类作为一个物种的生存。那么,到那时,是否有权人们繁殖后代?

当然有权!道理很简单,没有任何一代人,或者几代人有权力决定整个人类物种的命运。我们对于未来和过去都承担着责任,要让人类这个物种一直延续下去。

其实这个问题并不新鲜。我们知道世界上的很多主要宗教,比如犹太教,教和印度教等,都是鼓励人们生育的,要求信徒们都要生育孩子。甚至传统的犹太教教义中还明确要求信徒必须至少要养育两个孩子,最好是一个男孩一个女孩。这样的教义在今天这个人炸的年代常常被认为是不合时宜的。事实也确实如此。但这并不是教义本身的错,而是时代的不同。在这些教义的诞生年代,高出生率和高死亡率是常态,的出生率可能就意味着人口的萎缩甚至消亡。正是在那样的特定环境下,鼓励信徒生育的宗教教义便显得非常自然了。

如果我们逆转时间,让当前的人口增长率以及我们对于自然环境的影响倒转回去,一切都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但如果太多现代人不愿意生孩子,甚至到了危及到整个人类物种生存的时候,那么或许是时候宣布堕胎非法,并在每家人家的卧室派驻了。到那时候,人们违背他们的意愿进行将是国家任务,这属于经过批准的合法

八、米歇尔·梅耶(Michelle Meyer)

美国格伊辛格卫生系统(GHS)转化生物与健康政策中心研究副主管,助理教授;

我非常相信,如果地球上所有人都突然之间失去了,人们仍然会从事大量的——或者以其他方式完成繁衍后代的任务。现在有很多人会选择通过体外或者其他辅助生殖方式达成为人父母的愿望,这一事实表明,生育后代所带来的生理上的,经济上的或者情感上的各种变化,人们追求繁育后代的,是与人们追求的其他各种理由分开而独立存在的。也就是说,即便我们丧失了,但我们想要孕育后代,想要抚养一个与自己有基因遗传关系的孩子的是不会随之消失的。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如果地球上所有人都丧失了,那么计划外的怀孕情况将会少得多,甚至有可能消失,而这或许是一件好事。相应的,地球上人口的增长率也将会显著下降,这从环境保护的角度看,也何尝不是一件好事呢?但我并不认为在那样的情况下,到时候将会需要国家强行干预,以提升本国的人口出生率。

至于国家生育的合理性?这当然是非法的。两个个体在违背自身意愿的情况下发生可被视作是国家授权的合法,这违反了各项法律以及几乎所有的框架。如果真的需要增加人口数量,以维持人类作为一个物种的存在,那么除了之外,我们有许许多多可以替代的技术可供选择。我的一个从事生物学研究的同事之前就曾经预言“将会终结”。他的观点是,在未来数十年内,将有越来越多的人们选择借助技术的帮助实现生育,而不是,因为那样作为父母亲将能够更好的决定后代的各项特征,并且这样做在费用上并不贵,技术并不复杂,更加安全,而且是合法的。当然,需要澄清的一点是,我同事并没有说人类将就此告别,因为人们尽管不再依靠繁衍后代,但出于其他目的,他们仍然会进行

唯一可能采取的措施或许是从个体身上采集皮肤细胞,随后通过生物技术将这些细胞转化为多功能干细胞,随后将其培养为,并借助体外授精的方式来制造胚胎,最后通过国家付费,雇佣女性进行代孕生育的方式来进行。而且,随着技术不断进步,或许在那时候,人工子宫将能够有效地替代真实母体而承担起胚胎的孕育任务。这样一来,所谓“国家授权的合法”就不再是必然出现的现象了。

而国家甚至还可以做的更好,比如国家可以通过付费的方式雇人养育生下来的孩子,教育他们长大成(da)人(ren),而不是强行要求细胞提供人承担起养育孩子的责任。这样一来作为国家也就避免了违背细胞提供人的意愿而强行要求抚养人必须为孩子生物学父母的学问题。当然国家还可以不违背任何公民的意愿,通过经济奖励等方式,鼓励人们捐献用于生殖目的的皮肤细胞等。这样做并不新鲜,现在的社会中就有很多人捐献或者的做法。

但如果我以上的分析都错了,人类作为一个物种,由于缺乏而最终灭绝,那么是否可以说我们之前没有采取国家强制行动的主张实际上是不道德的?因为未来人类种群是否能够继续存在或许就取决于当前我们的选择。对于这个问题的简单回答是否定的。至少对于未来的一部分人,我们的确负有道义或上的责任。举个例子,假设我现在刚刚怀孕,而我在明知某种药物会对胎儿造成不良影响的情况下仍然坚持服用了这种药物,结果导致出生后的孩子出现了终生残疾,那么对这个孩子来说,我当初对她还是个胎儿时的所作所为是不道德的,也是不符合的。

但反过来,大部分学家都认为,我们并没有责任要去确保人类的繁衍。我选择不生孩子是我的自由,这并非不道德之事,我选择不要怀孕更是平淡无奇。但如果从更高层面上看,它背后的意义将更为重大:如果每个人都做出了和我一样的选择,那么这就意味着人类作为一个种族将会灭亡。这可真是遗憾!但是这样做的确没有损害任何人的利益,因此也并非是不合或者不道德的行为。不过事实上,国家通过经济手段激励人们繁育后代的做法其实现在就已经有了。顺便说一句,这种做法的名称叫做“税收“。(晨风)

最新文章
ps制作炫酷的科幻光线特效步骤教程

ps制作炫酷的科幻光线

这篇文章主要介绍了ps制作炫酷的科幻光线特效步骤教程
ps怎么设计宝蓝色水滴效果的文字? ps水滴字体设计技巧

ps怎么设计宝蓝色水滴

ps怎么设计宝蓝色水滴效果的文字?ps中想要设计一款水滴
ps制作武汉加油炫酷艺术字教程

ps制作武汉加油炫酷艺

这篇文章主要介绍了ps制作武汉加油炫酷艺术字教程,需要
ai怎么设计电脑蓝屏或者局域网的图标?

ai怎么设计电脑蓝屏或

ai怎么设计电脑蓝屏或者局域网的图标?ai中想要设计一款
ai怎么设计扁平化的狐狸插画矢量图?

ai怎么设计扁平化的狐

ai怎么设计扁平化的狐狸插画矢量图?很喜欢狐狸,想要画一
ai怎么设计扁平化的电池图标? ai电池矢量图画法

ai怎么设计扁平化的电

ai怎么设计扁平化的电池图标?ai中想要绘制矢量的电池图
最新资讯
潮汐锁定星球的“中间地带”可能孕育生命形式

潮汐锁定星球的“中间

潮汐锁定的星球非常特殊,一侧永远是白天,另一侧永远是夜
新模型揭示地磁场变化速率比预计的快10倍

新模型揭示地磁场变化

在近期的新研究中,科学家通过模拟显示了10万年以来地磁
“天问一号”任务即将开启!我国火星探测器抵达发射场

“天问一号”任务即将

由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抓总研制的火星探测器已经运抵海
企鹅排泄粪便可以喷多远?有人算出了企鹅粪便的轨迹

企鹅排泄粪便可以喷多

2005 年拿到流体动力学搞笑诺贝尔奖的研究,时隔 15 年
你们的命是空调给的,而我的命,是蚊香给的!

你们的命是空调给的,而

蚊香是如何驱赶蚊子的呢?除了蚊子,蚊香对其他的昆虫会有
那些康复又“阴转阳”的COVID-19患者,后来怎样了?

那些康复又“阴转阳”

人体对新冠病毒产生的免疫反应是保护人们未来不受新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