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量推陈出新的泛娱乐平台,让用户开始产生了“选择困难症”,连闲暇时应该先打开哪一个App,都有了些犹豫,然而,有类似“选择困难症”的还远不止用户。

文/木子

来源:懂懂笔记

“而且每天还要上班,休息时间并不充裕,不可能都用来刷视频。”大量推陈出新的泛娱乐平台,让他开始产生了“选择困难症”,连闲暇时应该先打开哪一个App,都有了些犹豫。

对于新推出的短视频、直播平台,刘浩更是只能下载下来“尝鲜”,如果觉得内容产出较为一般,缺乏新意,就会在不久之后将App删除,以节省手机空间。

然而,有类似“选择困难症”的还远不止用户。不少MCN机构也因为短视频平台繁多,而不知道该将内容策划与运营的重心,投放在哪一个平台。

或许对于这部分MCN机构来说,最难以权衡的问题,便是短视频内容放在谁家,能够有钱赚?

短视频流量分散,机构不得不“尝鲜”新平台

“我们不是短视的机构,并不为了平台补贴而做内容。”

成都一MCN机构负责人严亚明告诉懂懂笔记,由于团队的人员、精力有限,从一开始策划短视频内容时,就只专注抖音、快手这两个流量相对比较大的平台。

尽管这两个平台的受众群体不尽相同,但团队依旧能够游刃有余的产出适合每个平台传播的短视频内容。而且播放量和关注量十分可观,这让他深感欣慰。

“后来补贴奖励不如前期那么多,那么好拿,但我们的影响力一直依靠内容延续下去。”杨亚明说,依靠播放数据,团队时不时能够接到不少品牌宣传的订单,通过内容植入推广。虽然收益有限,但却已经足够维持团队开销与内容制作成本。

今年年初,就当他以为团队已经在行业圈子内具有一定的知名度和影响力,想要进一步夯实平台内容基础推出新的系列策划时,却发现有不少背靠互联网巨头的新平台诞生,甚至成为巨头倾尽全力主推的产品。

“许多同行都纷纷转向,兼顾新的平台,试图抢占补贴和先机,但我们还是坚持做熟悉的平台。”严亚明告诉懂懂笔记,他的这一份坚持,非但没有换来主流平台的扶持,播放量反倒越来越少了。如果不依靠作弊“刷量”的话,就连被推荐的机会也少了许多。

在团队成员看来,是新诞生的平台,将原有部分平台的流量瓜分走了,而这部分平台为了让数据看起来更好看些,对于机构的作弊行为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尽管在数据上,我们还是有优势,还是能够接到推广,但也不能说没有危机。”严亚明表示,尤其当抖音被约谈之后,他更是觉得应该“随大流”,跟着同行扩大短视频平台的“展现”,尽管要付出更多的创作精力,却能够抵御未知的风险,“还是那个道理,不能把所有的鸡蛋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

因此,他开始尝试在新的短视频平台上发布内容。除了更多流量和点播数据之外,倘若原有平台遭遇突如其来的“整顿”或“”,也不至于给团队造成严重的损失。

相比直播领域,短视频平台的数量显然多了不少,有不少还是直播平台转型而来,这就让不少短视频MCN机构都面临着平台抉择的困难。一方面担心精力与资金无法支撑多个平台的内容输出,另一方面又要担心流量被瓜分,导致点播数据下滑。

那么,内容放的平台多了之后,是否就能够让MCN机构的数据更加好看些呢?

兼顾新平台短视频内容输出,是一场“赌局”

“选择任何不熟悉的平台,都是一场赌局,不确定因素太多了。”

在抖音、快手之余,严亚明与团队尝试了不少短视频平台,而最近的一次,则是刚刚“复活”不久的微视。可以说,作为腾讯的“亲儿子”,微视在推广上可谓是来势汹汹,让不少MCN机构看到了新的机会。

他告诉懂懂笔记,相比其他知名度较低的短视频平台,起初在微视上做内容,还是能够获得不少关注,加上微视可以通过微信进行转发,所以传播效果显著。

“但是微视的受众群体与抖音和快手都不尽相同,摸索用户口味,也花了大家不少心思。”据严亚明透露,尽管播放量尚可,数据略高于在百度Nani上的尝试,但依旧还是远比不了团队在抖音、快手上沉淀已久的影响力,“在行业沙龙上,不少同行也都反映了新平台尝试上的问题。虽看到了希望,但数据增长并不明显。”

在保证不会大幅增加投入成本的前提下,原先只专注两、三个平台内容策划的团队,如今要兼顾四、五个甚至更多平台的内容输出。精力上不免顾此失彼,导致原先部分具有一定影响力的平台内容,下降。

“这个自己做内容是最清楚的,尤其在快手上的梗大不如前。”他无奈的告诉懂懂笔记,抖音、快手等平台上的流量越来越少,吸引用户关注越来越难,而在微视、Nani等新锐平台上的内容尝试却又不温不火,让他和团队成员们都很是纠结。

有不少MCN团队将内容输出的精力放在新平台上一段时间之后,发现没有太大的起色,于是还是回归熟悉的老平台。这样一来,便浪费了大量的成本与精力。

“要不说是一场赌局,如果赌赢了那么获得新的流量,如果赌输了或坚持不下来,那成本怎么算都不划算。”如果顾此失彼,还有可能导致机构在原有短视频平台上的影响力下降,得不偿失。

在严亚明看来,面对数量如此多的短视频平台以及有限的用户流量,部分中小规模的MCN机构,“赌”也是死,不“赌”也是死。将内容专注在任何一个平台,都不是长远之计。

兼顾开发新平台上的短视频内容,的确能够增加MCN机构抗击未知风险的能力,但却大大分散了其有限的成本预算与人员精力。或许有人会问,难道就不能同样的内容,发布在不同的平台上,以减轻繁重的内容研发压力吗?

“其他就甭说了,光是在抖音和快手上,这一点就明显走不通了。”严亚明叹了口气说。

不同平台受众各异,相同内容难以复用

“一样的视频内容,在不同平台上,效果完全不同。”

同样是从事短视频内容开发的MCN机构创意总监吴颖告诉懂懂笔记,她与团队曾做过这样的实验,将一段视频内容放到抖音、快手、火山等几个不同的平台上,点击数据差距惊人。

这段视频在快手上获得了近十万的播放量,火山上也能获得三万余播放量,但在抖音上却连两千播放量都不到,点赞数也是寥寥无几。她表示,抖音平台上,大部分都是文化程度较高、年龄较长的用户,较为青睐具有一定内涵的短视频内容。

而快手与火山上的用户,不少都是低年龄层次的用户,文化、素养也不及抖音上的用户那么高,因此更青睐一些纯恶搞、类情色的短视频内容。

“虽然这么说可能会遭抨击,但我们尝试过之后,发现的确有类似的因素存在,影响着内容的受欢迎程度。”因此,吴颖表示,在兼顾新平台内容输出的同时,团队也会根据其受众群体的不同,差异化设计短视频的主题系列。

随着兼顾的短视频平台越来越多,团队也渐渐感觉到,精力被分散成若干块,每一块都难以做精做强,反而拖累了机构内容应有的表现。平台之间受众群体喜好差异过大,也容易导致策划团队创意受限,思维一时难以转换。

除此以外,严亚明还补充说,一部分短视频平台喜欢与MCN机构或明或暗签订一些排他条款,规定相关内容必须在该平台上首发,并在短时间内不得上传或授权其他平台发布。

“幸好有排他条款的平台越来越少,但还是存在这样的现象。”他告诉懂懂笔记,不管是受众差异还是少数排他条款规定,都限制了部分MCN机构在兼顾多平台时,无法发布同样内容的短视频,不然的话就会造成数据上的巨大差异,更加浪费时间和精力,“短视频(平台)之间竞争激烈,为了开发新的流量,平台也会尽可能错开风格方向的。”

据艾媒咨询发布的《2017-2018年中国短视频产业趋势与用户行为研究报告》数据显示,截止2017年底,中国短视频用户规模增至2.42亿人。

虽然这个数据看起来相当庞大,但能够叫得出名字的短视频平台,少说十几二十个,共同平摊这2.42亿人的用户规模。而且部分头部平台流量不断被后起之秀所瓜分。

这就使得不少MCN机构难以针对单一受众群体,在单一短视频平台上将流量“吃到饱”。为了获取更多用户关注,它们不得不“赌”上精力和成本,为新的平台开发相应的内容,但结果却充满了不少未知数。转战新平台之后“赔了夫人又折兵”的MCN机构也不在少数。

或许,在看不清内容放在哪个短视频平台可以赚钱之前,MCN机构们还是不要盲目尝试为宜。

最新文章
DreamWeaver怎么设置行内标签?

DreamWeaver怎么设置

DreamWeaver怎么设置行内标签?DreamWeaver中的标签有行
Dreamweaver单元格怎么拆分合并?

Dreamweaver单元格怎

Dreamweaver单元格怎么拆分合并?dw表格想要对单元格进
Dreamweaver怎么制作鼠标点击隐藏事件?

Dreamweaver怎么制作

Dreamweaver怎么制作鼠标点击隐藏事件?Dreamweaver中想
Angular2进阶之如何避免Dom误区

Angular2进阶之如何避

这篇文章主要介绍了Angular2进阶之如何避免Dom误区,小
使用FileReader API创建Vue文件阅读器组件

使用FileReader API创

这篇文章主要介绍了使用FileReader API创建一个Vue的
react 实现页面代码分割、按需加载的方法

react 实现页面代码分

本篇文章主要介绍了react 实现页面代码分割、按需加载
最新资讯
海外市场会带着腾讯再次起飞吗?

海外市场会带着腾讯再

市值缩水、游戏增长乏力。腾讯增长的新引擎在哪?会是海
微信小程序是一个什么样的风口?

微信小程序是一个什么

如果腾讯把微信升级成一个独立于安卓/iOS之外的、以小
周鸿祎C位出道,这一届互联网大佬们的演技谁最好?

周鸿祎C位出道,这一届

现在这群大佬们戏瘾是过足了,那么实实在在的演技到底怎
这款“自主国产”浏览器 再次演绎“科技以换壳为本”

这款“自主国产”浏览

一个神奇的项目。
要把服务器架在太空的海盗湾,为什么能活十五年?

要把服务器架在太空的

海盗湾的出现实际上是对现行不完善的版权制度的对抗。
马化腾的烦恼:腾讯业务空心化 遭今日头条猛烈冲击

马化腾的烦恼:腾讯业务

成立快20周年的腾讯经历2017年的高歌猛进后,在2018年陷